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citecclub.org!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江山記》最新章节。

大,他没法再带上一把枪。而他也在冒险之前也觉得不需要,之前要带枪械,是因为枪械所提供的远程攻击能力是他所不具备的,可他现在拥有法术能力了,已经完全不再需要了。但是,他现在非常希望自己的手上有一把枪,哪怕是一把手枪也行!就算是打不死那个看守者,起码能够做到阻止那个看守者去摇动那个警报器!

这电光火石之间,晨宁已经来不及做任何事情了。法术是需要施法时间的,而那看守者距离警报器不过一步之遥,除非能够瞬发法术,不然晨宁就算有高额的精神属性,也休想把任何一个法术的施法时间压缩到近乎瞬发的地步。他的高额精神属性不过是对于新人菜鸟来说,而压缩施法时间到接近瞬发,哪怕是压缩一个一级法术,那也是资深者都很难做到的事情。除非掌握了法术瞬发这个高级的超魔技巧,但这更不是现在的晨宁学得到的东西。

晨宁坐在地上,用右手使劲的将手中的短刀狠狠的掷出。投掷武器,这一招已经是最后的搏命技巧了,假如手头上拿着的一把小巧的飞刀的话,晨宁倒还是有点儿信心。可是一把重达十五斤的短刀,晨宁最多可以做到确保一个方向的正确,想要准确命中,那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幸运女神再一次的眷顾了晨宁!短刀没有能够直接击杀那看守者,但是却同样插在了他的腿上。剧烈的疼痛还有短刀掷出所携带的力量,直接让那本来就被晨宁的魔法飞弹击伤的看守者摔倒在地。绝处逢生的晨宁大喜过望,不顾腿上的疼痛,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量,拼命的压缩着施法时间,开始准备法术。他要在那看守者起身之前,干掉对手!

这个时候,为了确保击杀,那肯定是威力越大的法术越好。但是晨宁没有办法去选择作为二级法术的灼热射线,等级越高的法术所需要的施法时间自然也就越长,而现在晨宁最缺的就是时间,哪怕是多那零点几秒的施法时间,也足以让事态的发展偏向不同的方向。

“油腻术!”一滴油脂,从晨宁的指尖弹出,随后在半空中急速膨胀,变成了一大片油腻的玩意儿,将那警报器所在的墙壁下方所有能够站人的地方全部覆盖。果然,那看守者被晨宁投掷的短刀击中之后,仍然挣扎着想要起身,去启动警报器,却没料到晨宁这突如其来的油腻术,本来就受伤、再加上腿被晨宁的短刀命中,想要在被油腻术影响之下变得非常滑的地面上保持平衡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刚刚爬起来的看守者,再度摔了个狗吃屎。

一个油腻术,晨宁终于是翻盘了。自从他进入这个储藏室,战斗的局势可谓是大起大落,曲曲折折。先是他靠着邪教徒的衣着偷袭得手,差点儿直接秒杀了那看守者。紧接着就被一条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地狱犬给咬住了腿,险些让那看守者开启了警报器。一记幸运的飞刀,又把晨宁从悬崖的边缘给重新救了回来,在接下来一个油腻术,终于是将局势彻底的稳住了。

那看守者仍然挣扎着想要起身,但是大腿还插着一把短刀、右胸被魔法飞弹打中的地方仍然在汨汨的流着鲜血的情况下,他想要在油腻的地面上站起来,那可是一件困难到极点的事情。要知道,油腻术这个法术形成的油,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真正的油,而只是一种很类似、但是可以产生阻碍摩擦、非常容易让人摔倒的魔法油,而且还可以被火焰法术点燃,形成非常有效的连环法术手段,就算不提这些,仅仅那强悍的造成对手滑倒的效果,就已经让油腻术足足的可以被称为是低阶法术中最有效的控制法术了。

晨宁呼出了一口气,终于是从悬崖的边缘逃了出来。不过,只要那看守者不死,就不算完事儿,晨宁开始吟诵下一个法术,一道火焰射线从他的手中射出,烧到那看守者的身上。火焰立即就将他的全身覆盖,哪怕那看守者惨叫着满地打滚,却将身上的火焰沾染到了油腻术之中,反而被燃烧的更为凶猛的火海所淹没。

被火焰覆盖全身的那个看守者,在挣扎了一段时间之后,终于是没了声息,不再动弹了。看样子,是让晨宁这一下给彻底烧死了。而这个时候,晨宁也终于能够腾出手来处理那个到死还咬着他的大腿不肯松口的地狱犬了。死去之后的地狱犬的尸体,肌肉仍然紧绷着,晨宁费了好大劲,才把那张丑陋的狗嘴给掰开,让他的大腿解脱。晨宁尝试动了动,发现大腿痛得很,还有一种灼烧的感觉。

地狱犬的一张狗嘴里是带着强酸,实际上,来自地狱的怪物,都普遍携带着火焰或者强酸的力量。而这种灼烧的感觉,应该就是地狱犬嘴巴里带着的强酸随着牙齿进入大腿肌肉了。这不是一件好事儿,但是晨宁现在毫无办法。不过,好歹是没有伤到骨头,让他这条腿还能动一动,不至于完全是拖着一条废腿,如果是这样,晨宁的麻烦可就更大了,虽说现在的麻烦也不小就是了。

不过,事情还没做完,晨宁还不能走。暂时他是不需要担心有人会察觉到这里出现的问题,他之前在储藏室的门上释放得消音术,基本上可以做到屏蔽掉储藏室里所有传出去的声音,只要那声音里不携带魔法力量,就逃不过消音术的屏蔽。当然了,音量过大也没有办法做到完全的消音,可是在刚刚这一段时间里,这里产生的最大的动静,也就是那看守者被晨宁的灼热射线命中之后的惨叫,分贝虽大,但是还不至于大到消音术都抵消不掉的地步。

晨宁拖着一条伤腿,一瘸一拐的走到堆放着那一大堆的材料的前面,从战术背包中拿出了一瓶汽油。将汽油倾倒在那一堆的魔法材料上面,晨宁毫不留情的用一个零级戏法——魔法伎俩,一团平常只能用来点烟的小火苗就在晨宁的指尖出现。随手一弹,火苗飞向魔法材料堆上,紧接着汽油在碰到火焰之后,浓烈的大火立刻燃烧而起,将整个材料堆全部笼罩住。

晨宁扭头就跑。虽然这里已经被消音术暂时隔绝了声音的船舶,但是当火焰燃烧的更猛烈之后,熊熊烈焰和黑烟那肯定还是会引起注意的。这会儿要是跑慢了,没准儿下一刻就会被堵在这储藏室里面,那可就是一场悲剧了。

晨宁离开了储藏室,而现在火势刚刚起来,浓烟和火光都还没有传出来,暂时还没有引起注意。而趁着这个时候,晨宁迅速的沿着他之前过来的路线,向着他干掉那三个邪教徒的位置逃去。这一路上他在来的时候就已经留意过了,应该是不会碰到什么麻烦。不过想要轻松的就逃生,那恐怕没这么简单。实际上,那个不大的储藏室着火,引起注意肯定是迟早的事情,毕竟,那储藏室里的材料可谓是这个营地存在的最大的意义之一,本来就应该被严加保护的,只是没想到让晨宁这个家伙依靠着他们防线的疏忽,躲过了外围的僵尸群、躲过了入口处的岗哨、躲过营地内巡逻的邪教徒之后,居然真的烧掉了那个储藏室。

整个营地都炸了锅了,晨宁躲在那个被他第一个干掉的邪教徒的帐篷里,根本不敢冒头。他现在虽然还穿着邪教徒的黑袍,但是受伤的腿,还有黑袍上留下的战斗痕迹,都让他在人群中会变得很显眼。而只要身份被揭穿,混在邪教徒之中的话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现在外面动静越大,就代表着接下来这些邪教徒对烧毁了储藏室的晨宁的憎恨就有多大。不过,这里面其实还是有漏洞可以钻的。可以想象的是,等一下,要不了多久,最多十来分钟,整个营地的邪教徒恐怕都会出发来追杀晨宁,甚至,连那个大祭司都会被吸引出去。而到时候,最空虚的地方反而是现在晨宁所在的这个邪教徒的营地了。换言之,只要晨宁躲过这十几分钟不被发现抓到痕迹,那等到邪教徒们集体暴走怒冲冲的离开营地去抓他的话,那他就可以用一种较为轻松的方式逃离目前的困境。

当然,这样的做法风险仍然很大,这十几分钟并不好过,虽然晨宁躲在这个帐篷里,但是兴许就有余这帐篷的原主人相熟的人在没看到原主人的时候来叫他呢?各种很有可能会发生的偶然事件都会把晨宁陷入危险当中,但是没有办法了,晨宁在大腿受伤、行动不便的情况下,也不得不出此下策。

今日两更连发,求打赏

晨宁躲在帐篷当中,想了办法,藏在了地毯和辈子里面,以免有人进来的话看到他。跟三具死尸一同蒙在被子里,那真是一种非常糟糕的感觉。不过这样的困难晨宁还是能够克服的,他只想安稳的度过这十几分钟的时间,只要别再节外生枝,别说跟几个死尸蒙在一个被子里了,就算是再糟糕一些的环境,那晨宁也是可以接受的。

其实晨宁还是很庆幸,他是在托沙这个魔法和神术等超自然力量都并不完善的地方。至少,托沙世界没有神术体系,这个世界的巫师也不会占卜、不会预言法术,不像很多的高魔位面,例如说奥罗迪克世界那样,各类占卜神术和预言类魔法层出不穷,不做防护那简直就像是没穿衣服一样让人一览无余。

在晨宁躲藏的这段时间内,他听见有人进入了这间帐篷,还喊了两声‘多瑞尔’这个名字。多瑞尔自然就是这间屋子的原主人了,不过他已经被干掉了,自然不会出声。而江昀也肯定不会发出声音,来喊人的人很快就离开了这间帐篷。而晨宁又躲了一会儿,心里盘算着时间,外面的动静也越来越小。

“差不多了吧?”晨宁心里这样想着,小心翼翼的掀开了被子,来到了帐篷的帷幕旁,掀开往外看了看。外面静悄悄的,没有什么声音,也看不见什么人影。

他可以肯定的是,现在这个偌大的营地里,留守的人肯定还是有的,但是绝对算不上多了。他来到进入邪教徒营地时翻过的篱笆墙,翻了出去。营地外围原本的那些僵尸,都已经由于营地里的大张旗鼓而被惊动了,所以江昀翻出去的时候虽然引起了一些僵尸的注意,不过在江昀极快的手脚之下被清除了之后,没有进一步引起营地当中的邪教徒的注意力。

离开了邪教徒的营地,到了僵尸地穴之中,那就天高任鸟飞了。这片地穴那可是大得很,而且一条条通道交错,错综复杂得一塌糊涂,宛若一条迷宫一样。哪怕是晨宁这样方向感和野外求生能力俱佳的人,也仅仅是能够记住自己走过的路而已,可以做到不迷路,能够找得到归途。想要在这片地方找一个人,那真可谓是大海捞针。而反过来说,想要在这片地方跟别人玩捉迷藏,那可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

晨宁无心和路上的僵尸磨叽,只是腿部的伤势让他没有办法很轻松的摆脱那些迟缓的僵尸的追击,后边总是拖着一大片僵尸的话,那也是个很显眼的事情。他不得不走一步就要清理一部分的僵尸,以免被这些集合起来的无脑的怪物给暴露了行踪。而僵尸的尸体会暴露他的位置,如果在别处那也许算是一个问题,但是在僵尸洞穴却什么问题也不是:僵尸之间不会互相战斗,但是死去的僵尸的身体,却会成为其他的僵尸口中的粮食——虽然僵尸这种东西不吃东西也不会有任何影响,但是这类的不死生物在不受控制的情况下循着本能行动,那他们最大的行动动力就是击杀所有活生生的生物,以及吃掉一切能吃的东西。

慢慢的一点点前进,晨宁尽量选择了一些曲折的道路,没有直接就往上层走,而是向着更深处的地方前进,接着又转了一圈,才开始往地穴上层走。这一路上,晨宁面临了无数的岔道口,每次都是很随机的选择一条路,以至于除了他自己,恐怕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走的。这样,几乎是将被追踪的几率减少到了最小。

再基本上排除了会被那群邪教徒再次追上的可能性之后,晨宁开始重新找到了一条能够离开地穴的路线,准备彻底的脱身。

离开了地穴,重新回到了地表世界的晨宁,长出了一口气。这一路上惊险不断,看来重生之后的日子也一点儿都不平静。不过,他的收获也是不小的,很显然,破坏了那群邪教徒收集材料的计划,已经算是初步的往这个位面事件里面插了一脚。而法则之力上,晨宁收获到的也跟上次在波诺多被封印的时候打了个酱油差不多。别小看这一点,波诺多那次事件他只是起到了一个微不足道的作用,但是事件的等级和难度简直不是一个级别上的,能够拿到这么多奖励,已经是超出晨宁的预料了。毕竟,‘诅咒之眼’这次的事件,晨宁很明显还没有切入主线,他搞定的最多算是一个微末的支线而已。能够拿到这样的奖励,已经没有什么不满意的了。

不过,如果只是走到这一步的话,晨宁是绝对不甘心的。他这条腿现在还残着呢,付出这样的代价只是收获这场位面事件的一条支线的奖励,那晨宁就觉得自己太不划算了。特别是他很像找个机会干掉赵恩伦,提前清除掉这个未来的大敌,但是后面这一系列的麻烦,让他压根儿没有哪个功夫,也不得不作罢。

现在已经可以确定,这个位面事件的主线,最起码是中型区域事件,而更有可能是大型区域事件。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主线的事件和任务,晨宁就已经基本上可以确认不是自己能够插手的了,在一边喝汤啃啃骨头都要冒上不少的风险,这样的难度,已经不是他可以参与的了。假如给他一年的时间发展的话,也许他还有信心在其中兴风作浪,但是,现在他的力量还是太弱了,贸然参与其中,可能下场就是死无葬身之地。甚至连死无葬身之地的资格都没有。

“不过,哪怕是不能在主线里面捞到最大的好处,在暗处推波助澜,给晏艳那个女人添点儿堵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吧?”晨宁坏笑着。

他的大腿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了,但是整条腿都有了一种麻痹感。这是治疗药剂没有办法解决的,治疗药剂可以快速补充失血,可以做到让伤口快速愈合,但是却没有办法驱除进入身体的地狱强酸。晨宁不再多想别的,用最快速度来到了耀光公会在托沙世界的据点。

他到据点的时候,那群新人还没有回来。估计是让晟洛带着去别的地方操练去了,也不知道赵恩伦现在在干嘛。他之前在地下洞穴的时候,是有想趁机干掉这个未来的竞争对手的,威胁早一步除掉那就少一分风险,但是他没找到机会。不过,以后有的是机会,他上辈子让赵恩伦折腾的够惨,这辈子,角色应该换一换了!

晨宁在僵尸地穴当中,对赵恩伦是起了杀心的。但是,苦于没有机会,他没有办法下手。不过,以后肯定还会有机会的,晨宁现在还没有那个本事去找晏艳的麻烦,但是赵恩伦却不被他放在眼里。

从耀光公会在托沙世界的据点之中回到了现实世界,晨宁打了辆车,到了林紫彤家。

除去位面穿梭,林紫彤在生活中其实很单调,也很平淡。除了上学,她哪儿也不会去,一直在家里呆着。偶尔到楼下的超市买点东西,其他的时间基本就是窝在家里面,看看电视剧、动漫,从来不会去学习梳妆打扮,不会去做头发,就像现在越来越常见的宅女一样。

所以,只要不是到了林紫彤进行位面旅行的时间的话,到她家里来找她,那一般都是找得到的。

林紫彤打开门,看到晨宁,蹙起了眉头:“又受伤了?”她的视线放在了晨宁那条在裤子下面看起来没有什么问题的腿。

晨宁倒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一点儿小伤,有点儿大意了,让一条地狱犬给咬到了腿。伤口已经被治疗药剂的药力给愈合了,不过进入肌肉的地狱强酸我没有办法弄掉,只能来找你了。”

林紫彤在一边的鞋柜里拿出了一双拖鞋给晨宁:“进来再说吧。”

晨宁换上了鞋,腿脚还是有点儿不太利索。他进了林紫彤家的客厅,坐在了沙发上,拿起了茶几上的一个苹果啃了起来。

“也不洗洗。”林紫彤从卧室里走出来,一头的长发被扎成了马尾束在身后。蹲在晨宁身前,卷起了晨宁的裤管,开始查看他的伤势。而晨宁的视线也不由的向下,可以从林紫彤的宽松的居家服饰里看得到那条深深的沟渠。

林紫彤现在这一副样子就是在家里宅着的小宅女,但是她本质上可是一个叱咤无数位面的高阶位面穿梭者。超高的感知属性让她对目光的感觉非常敏感。她继续检查着晨宁腿上的伤,头也不抬的说道:“再看不怕眼珠掉出来?”

晨宁赶紧移开视线,宛若无事的啃着手里的苹果。林紫彤的威胁可不能当做耳旁风,真要惹恼了她,保准下一秒晨宁的眼珠就会真的从眼眶里掉出来,而林紫彤也同样有把握再给他安回去,这样玩上一百遍都不会让女牧师感觉到疲劳。晨宁可不想尝试那个味道。

一道白光在林紫彤的手中展现,晨宁感觉到腿部一阵温暖,很快,已经快要麻痹的没有知觉的大腿又重新恢复过来,暖烘烘的,舒服的很。

“好了。”林紫彤坐到了江昀对面,端起了面前的一杯水,喝了一口,继续问道:“又是怎么回事儿?”

晨宁把他这次的冒险经历跟谢诗安说了一遍,最后提到:“咱们要不要参上一脚?这可是给晏艳捣乱的大好机会。”

林紫彤:“不用,毕竟是一个公会的,平常跟她有些不对付,也不至于在冒险的时候真的给她添乱。”

晨宁撇了撇嘴,他是知道林紫彤的想法的。实际上,假如晨宁不是重生,不知道晏艳还有她的狗腿子赵恩伦到最后会背叛耀光公会的,他也不会恶毒到去收拾同一个公会的人,哪怕是私人关系不太好。但是现在他知道了未来会发生什么,他自然是要先除之而后快的。哪怕现在他没有能力,恶心一下对方,也是喜闻乐见的事情。不过,这些事情他却没有办法跟林紫彤说,只能一个人自己憋在心里。

“这可是个大型区域事件,收获不小的,这么放弃好么?”

林紫彤说道:“没什么好不好的。再说,我最近也有些忙,手头上的事情也挺多的,没工夫去托沙。你要是有心思,你就自己去参与吧,不过小心一点,别卷进风暴中心。大型区域事件还不是你现在的本事能参合的。在事件边缘混一混就可以了,别自不量力。”

“这我懂的。”晨宁心里叹了口气,看来是没有办法说服林紫彤了。不过,他可不会放弃。就算是不说给晏艳和赵恩伦捣乱的事情,仅仅是大型区域事件能够给予的收益,都让晨宁放不下去。

结束了治疗,晨宁留在林紫彤家里吃了顿饭。不得不说,林紫彤在做饭的手艺上那可真是没的说,而且食材大多数都是从异世界里弄回来的在地球根本吃不到的东西,而且绝对绿色无公害,吃的晨宁差点儿把舌头都吞进肚子里去。

第一时间更新《江山記》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全职业武神

云宜

从游戏开始逐步变强

岚听风

听见山风吹过树梢

没了墨水

见习情圣

凡能

我成了暗黑破坏神

冥羽与夜翼

从一个人的武林开始真祖之旅

女兆小姐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