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citecclub.org!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拈花惹郎》最新章节。

天边微微发白的时候,齐布琛在床上翻了个身,睁开了上下黏在一起的眼皮。她身边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被窝也已经变冷了。

感慨了一声清朝亲王的不容易,她便伸展了一□子,起床打开了衣柜,从里面挑了一件藕色练功服,径自穿了起来。青茹和和言在外间听到了里面的动静,便小心地撩开帘子看了看,然后对外头准备着的丫鬟挥了挥手,便带着她们进去了。

齐布琛穿戴好后,先去三小的房间看了看三个还在熟睡中的孩子,然后去了元旭的房间,带着已经穿戴完毕的元旭,与他一起去庭院打拳。

一直到将拳法打了三遍,母子两人都满身大汗的时候,齐布琛才将元旭送回房间去洗澡,然后才回了自己房间沐浴了一番。

等到一切都收拾妥当后,她拉着小元旭的手,去三小的房间,捏着他们的鼻子将他们捏醒了。宝宝和贝贝醒来后就咕噜噜地转着黑黑的眼睛,挣扎着从床上爬起,一刻都不肯安宁。仲安则睁着水汪汪的眼睛,委屈地看着齐布琛和元旭,软软地叫道:“额娘,哥哥。”

齐布琛又捏了捏他的鼻子,笑道:“小懒猪们,快起床了。”

布耶楚克从床头爬到床尾,听到她的话后,一屁股坐在床上,嘟着嘴道:“宝宝,不是懒猪。弟弟,是。”

齐布琛噗嗤一声笑出声,抱着布耶楚克在空中举高,问道:“弟弟是和你一起起来的,为什么要说弟弟是小懒猪?”

布耶楚克被抱着在空中晃,一点都不害怕,反而开心地挥了挥手,大叫着:“额娘,灰灰(飞飞)……”之后,听到齐布琛的问话,她又鼓着脸颊道,“弟弟,醒了睡,大懒猪!”

而此时的被称为大懒猪的仲安,则正睁着水汪汪的眼睛,安安静静地让他哥哥笨拙地帮他穿衣服。旁边的嬷嬷在一边看着,想说话而不敢说。

萨伊坎不甘心被冷落,嗖嗖两下爬到齐布琛身边,挤进了她的怀里,揪着她的衣服喊道:“额娘~~”

齐布琛从她手里拿回被就得皱皱地衣服,点了点她的额头,叹了一口气,道:“也不知道我是怎么生出你们这两个孩子的,也不知道你们像谁。”

帮孩子们穿好衣服后,齐布琛又带着四个包子去用早膳。元旭已经初步有了做哥哥的意识,摆出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处处照顾着三个弟妹。

等到太阳完全出来后,齐布琛将四个孩子移到了书房。书房已经按照王府里的样子为那几个孩子布置好了。三个小的,被放在了地上,让他们自己玩。元旭则被齐布琛带到了书桌前,开始练字。

齐布琛擅长的是簪花小楷和瘦金体,可是考虑到康熙和四阿哥喜欢的,都是董其昌的字,所以特意去找了董其昌的字帖,让元旭照着描写。

要说元旭,从资质上来说,可比布耶楚克和萨伊坎要好很多。布耶楚克和萨伊坎在一刻都安静不下来,在文方面差了许多,而元旭无论是在文方面还是在武方面,悟性都不是一般的好。齐布琛自然乐得自家儿子优秀,以后多些保护自己的本事,所以在他懂事的时候,就开始慢慢地交他东西,连自己处理事务都不避着他,就怕他以后被女人欺骗。

这样一直到了中午。午膳后,齐布琛哄着几个孩子睡了午觉,自己也躲在空间里歇了一觉。等她出了空间后,外面不过是过了一刻钟而已。闲着无聊,她又去了书房。回忆了一下昨天才去看过的九州清宴,齐布琛开始提笔作画。

孩子们醒过来的时候,齐布琛还只画了一点点。陪着孩子们闹了许久后,四阿哥又回来了。

四阿哥看着因和孩子们玩闹而发髻有些松散,脸上挂着快活笑意的齐布琛,心中微微一动。让人将孩子们都带走后,四阿哥将齐布琛搂到了怀里,亲吻着她白玉般的耳朵。

齐布琛的耳朵瞬间变得粉红。她推了推四阿哥,道:“别闹,这是在书房呢……”

话未说完,旗袍上衣领的扣子就已经被四阿哥解开了。他亲吻着她的优美的脖颈,声音低哑道:“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你怎么还那么害羞?”

齐布琛满脸通红,羞窘地想要推开他。哪知四阿哥嘴唇微微上扬,就打横抱起了齐布琛,将她压在了榻上。

满室生春。

齐布琛这里过得悠闲自在,用亲王府里,却是闹翻了天。

安氏和年氏进府后,就立刻去拜见了那拉氏,言语间不着痕迹地给身在圆明园的齐布琛上着眼药。那拉氏看着这两个年轻娇美,全身都散发着青春的气息而一往无前的女孩,淡笑着不说话。

而恰在那两个人上着眼药的时候,四阿哥突然出现了。之后,两个刚第一次见到四阿哥的女孩,立刻被关了禁闭,喜得原本妒忌安氏和年氏美貌的其他女人纷纷笑开颜,时不时地上门刺激一下她们。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我这一章还想具体写一写雍亲王府里那些事儿,用来和前面齐布琛的悠闲生活做对比,体现四阿哥的努力和改变,可是来不及写了……otz,雍亲王府的那些事儿和齐布琛的神威就等下一章吧~

77.王府纷扰

安氏和年氏心里简直是堵到了极点。

安氏的父亲只是个笔帖式,在京城这个砸一个馒头就能砸到皇亲国戚的地方,官职小的几乎可以无视。安氏生来便十分美貌,她的母亲一心想让她攀上高枝,出人头地,所以从小就开始培养她。刚刚得到自己被指给雍亲王做格格时,安氏和她的母亲都十分兴奋。虽然一同被指的还有家世远远超过她,美貌才情也不输她的年氏,但还是难以影响她的好心情。

可是谁知道刚进府的第一天,雍亲王爷就为了陪佟佳氏那个贱|人,居然将一个人她冷落在房里。安氏几乎快要气疯了,那相当于是她的新婚之夜啊!眼看着其他女人一个个名为关心劝慰,实为嘲笑看热闹的来她的房里晃荡,她就恨得牙痒痒。

“哎呀,安妹妹,千万别生气。桦茹院虽然离爷的书房远了些,可之前到底没有住过人,也没有沾上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安妹妹啊,放心住着就是了。”这是宋氏正捏着腔调在说话。

“就是就是,安妹妹这儿,可比将要进门的年妹妹那儿好多了。年妹妹的院子,以前是刘妹妹住的。只不过啊,刘妹妹突然生了一场病,就那么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房里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哎哟,瞧瞧安妹妹这屋子,耿侧福晋和乌鸦侧福晋也是的,安妹妹是新来的,怎么也不多添些东西啊?”这是捂着嘴笑的贾氏。

“这倒是我的失误了。原想着,这样可以多留些空间,让安妹妹放置自己的东西,没想到安妹妹家里……唉,安妹妹没什么东西,这也不怪妹妹。说起来,今儿发现后,姐姐也应该多添一些东西,只不过高总管来传了爷的话,说是府里要节俭,不可奢华成性,只让按一般格格的规格布置。姐姐倒是有心为妹妹多添些东西,奈何耿姐姐还在上头看着呢,安妹妹就将就将就吧。以后妹妹得了爷的青眼,赏赐必然会多起来。”如此犀利而直戳人心的话,是乌雅氏说的。

“哎呀,怎么这么可怜?不过是多添几样东西罢了,能有什么大影响?来,安妹妹,这是姐姐的银簪,今儿就送给妹妹,给妹妹添个彩头,免得妹妹明日去拜见福晋的时候失了礼。”好不容易被提到了格格的位置,却毫无宠爱的张氏,毫不留情地打击着这个威胁甚大的女人。

安氏看着硬被塞在手里的那根又细又小,几乎看不出有什么花纹的银簪,气得差点昏过去。

好不容易等着那些冷言嘲讽的女人都走了,安氏被丫鬟劝着沐浴了后,一个人躺在了床上。刚刚受了太大的刺激,这会儿她忍不住在心里扒拉起府里的情势。

福晋那拉氏病重,没什么大威胁;

李氏是侧福晋,前几年虽然被关了,但好歹生有二子一女,并且,前段时间,她得德妃相助,已经重见天日了。听说李侧福晋容貌娇美,曾经深得宠爱,这个要十分注意;

耿氏是从格格提到侧福晋的,虽然没有什么宠爱,但是掌管着府务,膝下还养着两个小阿哥,根基深厚,她暂时还惹不起;

乌雅氏虽然不受宠,但是有女儿傍身,而且位分高,分管着府务,身后又有德妃。不过,较之李氏和耿氏,乌雅氏此人心思较为简单,大有可为之处;

侧福晋中还有一个,就是那个在今晚抢走了王爷的贱|人佟佳氏!那个女人地位特殊,娘家势力雄厚,生有二子二女,听说长的更是国色天香。这个贱|人是最难对付的,偏偏她还常住圆明园,她就是想动手也没法子。不过,她动不了,不代表德妃也动不了!

第一时间更新《拈花惹郎》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描写西安古城唯美句子

轻暖

我老婆明明是天后却过于贤惠了

本姑娘

翻版情人

落雨平生

巫师超凡

星殒落

剩女涅盘记

暴强小萝莉

家主倾城

水煮江山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