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citecclub.org!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我就是神级帝王》最新章节。

“没,咋可能啊,还等着下蛋呢,三十五只大花母鸡一只都不少,回头你可以随时过来看看,我还等着你帮我喂呢。”

一年多以来,两者的关系早已突破堂兄弟的范畴,四哥也不多说什么,重重的点头:“我会好好学的。”

“别高兴的太早,你只有半年时间,能学多少是多少。”

“我知道,今年一过年我就走,绝不给你添麻烦。”

活死人墓前正有三人相斗,其中一个本领不济,被扫落在地,另外两个交手不断,拼斗激烈。

被扫落在地的那个是一个女子,女子明眸皓齿,肤白胜雪,约莫二十出头的样子,虽然神情狼狈,却难掩天生丽质。然而奇怪的是,如此美艳的人却披着一身深青色道袍,年纪轻轻的,竟是个道姑,当真可惜了一副好相貌。不过,若是再细细瞧瞧,可以看出,那女子眉目之间透着一股子狠厉,全然没有出家之人该有的清心寡欲,慈眉善目的样子,气质与打扮大相径庭,怪异、矛盾。

这位俏道姑是谁呢?自是李莫愁了。然而,她早被被逐出师门,为何来到活死人墓,又为何在墓前与他人比斗呢?事情的原委还得从两年前说起。

两年前,李莫愁被嘉兴陆家庄少主陆展元抛弃,身受情伤,在陆展元大婚之日闹场不成之后,终于看清了陆展元的面目,自知痴心错付,然而,李莫愁爱恋成痴,对陆展元是又爱又恨,既忘不了自己与陆展元的昔日情分又无法将世上其他男子看在眼里,无可奈何之下,只好遁入空门,出家入道,自此,道袍加身,浮尘在手,从一个娇媚女子变成了俊俏道姑,孤身一人行走江湖。

话说,前些日子,李莫愁恰好游历到了沅江。她见沅江两侧货栈船行招牌上一个个“沅”字不禁被勾起往事,想起何沅君夺爱之仇,登时恼火,不管不顾一路沿着江岸杀了过去。因为一个通用的地方名字,六十三家货栈船行成了李莫愁的泄愤之处,被一一捣毁。可怜那些从不涉及江湖事的无辜百姓,白白遭殃,死得不明不白。

是啊,任谁想得到,世上有一位叫李莫愁的女子对另一个叫“何沅君”的女子痛恨至此,到了连对方姓名中的三个字都不能容忍的地步呢。

李莫愁高站船桅之上,居高临下看着江边惨状,不禁心中过瘾,痛快。她望向茫茫江面,忽而悲从中来,只觉自己孤苦无依,随即又想到自己的惨状全是何沅君那个贱女人造成的,不由恨从心生,对天立誓道:“苍天在上,以后若有人在我李莫愁面前提到何沅君三个字,不管他是谁,我李莫愁定与其拼杀,不死不休。”,说罢,一甩手中拂尘的千万缕白丝,足尖轻点船桅就要离去。

岂料,枝节横生,突然从下方窜上了一人将她截下。

李莫愁于半空中打了个转儿,后撤三尺,翩然落地。她这一路轻功施展地巧妙,新奇,引得那拦截之人大赞道:“好俊俏的功夫!”李莫愁听那人称赞她的功夫,心中反而更加不敢掉以轻心,方才空中交手,她已经知道对方武功不低,或许在她之上。李莫愁不知如何推敲来者意图,神色越发警惕,不敢放松,将冰魄银针暗扣在手,小心打量。

那人是个怪异老人,生得高鼻深目,满脸花白胡须,如银似铁,身材魁梧,衣衫破烂,邋里邋遢,不修边幅,说话叽里咕噜的,行为有些疯癫,忽而拍手称快,忽而懊恼不已,忽而倒立行走,眼下正对着一棵大树唠唠叨叨,明明是他先出手将李莫愁拦下,现在又将李莫愁晾在一边了。

李莫愁见怪人不理会自己,只当自己遇上了疯子,不想多惹麻烦,转身就要离开。谁知,她才走出五步,那怪人不知怎的从后方窜到了她的面前,高声问道:“何沅君是谁?”

李莫愁听怪人在她面前提那贱人的名字,怒火再起,问道:“阁下,是诚心来找小妹我的晦气吗?”

怪人哪里知道李莫愁和何沅君的过节,只不过刚才隐约听到有人提到这个名字,当即记在了脑子里,又恰好看到李莫愁轻功漂亮追来查看。他脑袋昏蒙,行事没有章法,颠三倒四,却偏偏执拗,既然问了问题就非要得个答案方可罢休。他听李莫愁答非所问,心生不满,不耐烦道:“什么晦气不晦气的,你就告诉我,何沅君是谁?哪个何,哪个沅,哪个君?”

李莫愁听到怪人反反复复,拆开揉碎提那贱人的名字,分明不将她放在眼里,怒气攀升,杀心已起,哪里还管他疯不疯,当即出手,将手中的三枚银针打了出去,正中怪人手臂。李莫愁见自己一招得手,娇媚笑道:“我这就告诉你何沅君是谁,何沅君是个该死的贱人。”说罢,施展轻功离去,并不担心怪人不死,只因为自从入了江湖,她的冰魄银针未曾有过偏差,例无虚发,针针致命,从来无人生还。

然而,时常行夜路,哪有不遇鬼。一般人中了冰魄银针之毒,若无解药,一时三刻便会毒发身亡,不过,李莫愁偏偏招惹了不一般的人,饶是她赤炼仙子的毒药多么厉害,还能毒得过“老毒物”吗?

原来,这疯颠颠的怪人正是四圣之一,有西毒之称的用毒高手欧阳锋。在他的面前玩弄毒药,正是班门弄斧,不自量力。只是西毒是何等的高手,怎会中了李莫愁这样一个小小后辈的暗算呢?

说起这原因来,也是有些微妙。

欧阳锋虽然疯癫,但是他对武学的热情却丝毫不减。今日他路过沅江,恰看李莫愁轻功高超起了探究的心思,然而他脑子有病,不知怎的,阴差阳错之下忘了来意,问来问去问到了何沅君的身上。欧阳锋身为武学宗师,哪怕是忘了自己是谁也是有自己的格调的,所谓长辈不欺晚辈,好男不跟女斗,他只是单纯地问问,想求个答案,根本未想过要跟李莫愁动手,大意之下,才被这“赤练蛇”咬了一口,这仇便结下了。

李莫愁被欧阳锋盯上之后,一路逃窜,她自知碰上了硬茬子,独自一人应对唯有死路一条,于是想出了一石二鸟之计,将欧阳锋引上终南山活死人墓,一为借助师父之力摆脱欧阳锋纠缠,二为趁着师父与欧阳锋两败俱伤之际夺取《玉女心经》,因而才有了古墓之前打斗一幕。

李莫愁佯装受伤动弹不得,既不去帮师父,也不去阻止怪人,看着扭转腾挪的两人暗暗心惊,后悔将这怪人招惹来。她行走江湖多年,形形色色的江湖人见过不少,交过手的也不少,或许是她命好,遇上的都不是什么上乘货色,胜多败少,故而,李莫愁遇到过的武功最强的人不过自己的师父而已,万万没想到那怪人的武功更加厉害,只有叹一句见识短浅。

那边,妇人凭着灵活的身法并未被怪人所擒,却已显出疲态,渐落下风,且战且退,被欧阳锋从墓口逼进了墓道。

龙赶到之时,活死人墓前只剩下了李莫愁一人。

李莫愁见龙来到,一眼认出人来,笑道:“师弟,多年不见,见到师姐受伤,怎么不知道来扶一把?”龙不理会李莫愁的阴阳怪气,甩出金铃索,趁其不备,以迅雷之势点住李莫愁周身大穴,冷冷道:“师姐,师父仁慈,不愿取你性命,好自为之。”,掠身进入墓中。

李莫愁受到龙如此对待,瞬间变了脸色,一口气堵在胸口,无奈,动弹不得,只能在心里斥骂龙不懂规矩,埋怨师父偏心,将高妙功夫传授给了龙,否则的话自己怎么会栽在一个小儿手中。然而她不知,龙只是因为抢得先机才能将她点住,若是真打起来,如今的龙是斗不过她的。

龙才入墓道就听打斗声传来,想来应是欧阳锋不知内中环境,怀疑有诈,不敢深入,所以一直在外围缠斗。墓道黑暗,于龙是最好的掩护。他动作敏捷,无声,越过几道机关后,很快寻到了师父和欧阳锋所在。

眼看着欧阳锋一掌就要落在师父头顶,龙当机立断,右手投出金球击打欧阳锋后脑,左手轻扬,甩出白绸击打墓道两侧石壁,发出“钉”“钉”声响,扰乱欧阳锋心神。

果然,欧阳锋察觉后脑生风,只得躲避,听得墓中玎玎当当响声一片不知援手几个,分神之下,手掌一偏打在了妇人的肩头,重伤却不会立即毙命。龙见师父脱险,心中稍安,全神灌注应付欧阳锋来袭,白绸飞舞,交织横扫,金球叮铃,扰人心魄,虽然吃力,却勉强应下欧阳锋几招,将人引离了师父所在。

欧阳锋平生第一次接触如此古怪的兵刃,兴趣大起,道:“娃娃功夫不错,我与你多耍两下”。然而,他乃一代武学宗师,见多识广,玩闹一般同龙又拆解十几招后便找出了金铃索的破绽,欺身上前,大喝一声“娃娃看打”,虚晃一招,绕到了龙的身后,手掌一拨,将龙推了个趔趄,道:“远攻无力,近攻难守,白费功夫,趁早别练。”

龙自知金铃索弱点如此,不受欧阳锋影响,正要使出“前倨后恭”,发射玉蜂针,忽然觉得眼前一花,不知欧阳锋用了什么功夫,手臂便被欧阳锋擒住,只听欧阳锋在他耳边道:“骨骼清奇,是个好苗子,可惜拜错了师父,良材蒙尘,娃娃不如叛出师门,拜•••”。

语音戛然而止,说不下去了。

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能感受到欧阳锋情绪有变,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擒拿他的力气已经卸下。龙稍一挣脱,逃离了欧阳锋的钳制,跃到了墓口,静观其变。

欧阳锋见龙逃脱,紧随而去,距离龙半丈远处站立不动,看着龙,眼神痴醉,口中喃喃道:“克儿,是你吗?克儿•••”

龙今年已有十三岁,虽然稚气未脱,但已现俊美模样,身材欣长,气质不俗,又因他性情冰冷,自有天生的威严,更添贵气,可以想见,龙长大之后该是怎样的潇洒,怎样的丰神隽美。他在一身白衣映衬之下竟与当年的欧阳克有几分相似,只是少了欧阳克的倜傥风流。

欧阳锋一生痴迷武学,追求天下第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罪恶累累,是个十足的恶人,在这世上,除了至高武学之外,唯一能让他放在心间,难以割舍的便只有他名为侄子,实为亲子的欧阳克。

欧阳克对欧阳锋而言是多么的重要,从当年欧阳锋肯放低身段,不辞辛苦,赶至桃花岛向黄老邪为欧阳克求娶黄蓉一事中可见一斑。包括多年之后,他路遇杨过,为其驱毒,收为义子,传授武功,也是因为杨过样貌清秀,有几分欧阳克的影子,杨过几声情真意切的“爸爸”叫得他心中迷乱。

然而,多行不义必自毙,欧阳克生性好色,腿断之后仍然死性不改,因为调戏穆念慈被杨康刺死,早早丧命,令欧阳锋白发人送黑发人,遗憾终身。

欧阳锋看着墓口光影中静立的白衣少年,只觉得如梦似幻,仿似昨日历历在目,混乱的记忆如潮水般冲进脑子,一时之间百感交集,欢喜、激动、茫然、痛苦、悔恨•••,种种情绪齐上心头,老泪纵横,难能自已。欧阳锋终是忍耐不住,眨眼间跳到了龙的面前,伸出污脏的双手想要碰一碰龙的面庞,却又不敢真正碰触,一眼不错地看着,颤抖着声音道:“克儿,克儿,我是叔叔啊,不对,克儿,我是爸爸,我是你爸爸啊,我的好儿子,爸爸想死你啦,想死你啦。”,声音呜咽。

龙见一双脏手近在眼前,眉头微皱,身体本能地后倾,心道:“欧阳锋犯了疯病,将自己当成了欧阳克,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他怕一不小心激怒糊涂的欧阳锋,引得他大开杀戒,所以不敢立即躲开,手握玉蜂针时刻不敢放松。

欧阳锋的注意力一直在龙的身上,龙不自觉的后倾在他的眼中毫不意外地被理解为了躲避和嫌弃。欧阳锋好像被针扎了一样地收回自己的手掌,不住地在褴褛的衣衫上来回蹭,口中道:“克儿最喜欢整洁,我怎么忘了,真是不该,不该。马上就干净了,马上就干净了,克儿,克儿,爸爸对不住你,对不住你。我早该告诉你•••”,忽然不动了。

龙见欧阳锋状态,暗道一声“不好”。

欧阳锋猛地抬头,眼睛直勾勾盯着龙,视线凌厉如刀,旋即又现迷茫,飘飘忽忽,时而看龙一眼,时而自言自语,如此反反复复,精明时如同毒蛇盯上了猎物,混沌时如同晕头转向的刺猬。

欧阳锋太不稳定了,龙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是继续对峙下去还是趁着他糊涂空档先行脱身?龙正踌躇着,对面的欧阳锋突然又疯癫了起来,仰天嚎啕,“克儿,我苦命的克儿”,他双手握拳,拼命捶打自己的头,口鼻都溢出了血,又吼又叫道“我是谁?我是谁?”,发足狂奔出了古墓,将墓口的龙完全忽视了。

外面,李莫愁看怪人冲了出来,以为他已经解决了龙和师父回过头要来杀自己报银针之仇,心中大骇,又因为她被龙点了穴道不得动弹,毫无还手之力,只叹老天不公,暗暗斥责龙不顾同门情谊对她出手不给她活路,却没想到怪人理都不理她直接越过了她去,竟是虚惊一场。

孙婆婆也赶来了,她与欧阳锋打了个照面,还未来得及出手,欧阳锋已经窜进了林子里,激起一阵飞鸟。孙婆婆不明所以,认出了僵卧在地,一身道袍装扮的人是李莫愁,心道:“莫愁姑娘怎么出家了?”。她以为李莫愁是被怪人打伤的,暂时压下心头疑惑,赶紧跃了过去,解了李莫愁的穴道,将人扶起,问道:“莫愁姑娘,可还好吗?”

李莫愁轻咳两声,挣开孙婆婆的搀扶,狠狠看了一眼站在墓口的龙,捡起掉落在旁的拂尘,含恨离去。

孙婆婆问龙:“龙少爷,这是怎么了?”

龙摇摇头,没提李莫愁的所作所为,对孙婆婆道:“师父受伤了。”,转身走进了古墓。

孙婆婆一听妇人受伤,心中担忧,急急跟了进去。

龙将师父扶起,问道:“师父,伤得如何?如何医治?”

妇人深吸一口气道:“幸亏你来得及时,为师只是肩头受了一掌,导致气血翻腾,真气涌动,并无大碍,我刚才呕了几口血,已经觉得舒服多了,龙儿,不必担心。”妇人又看向孙婆婆,吩咐道:“婆婆,你去找些人参、田七、红花、当归之类的药物来,这些都是补气血的,我服了之后慢慢调养,再有寒玉床辅助,想来痊愈不是难事。”

第一时间更新《我就是神级帝王》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穿越王妃要翻身

沈尧昭

海贼之剑魔大将

美酒十千

无限之神源系统

算命张半仙

爱臭美的女人的好词好句

海藻菇

稳住别浪

青萝漫漫

行会3新手职业

祁冠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