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citecclub.org!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魔法真主》最新章节。

郝大通等听到渔隐的话,虽然心知他是担心己方安危,但不免脸上无光,垂头丧气,头顶一片愁云,拱拱手谢过

后,再不说话。

洪七公道:“安心走你们的,老叫花对付他。”说着,紧了紧腰带,晃晃悠悠走到金轮国师面前,笑嘻嘻道:“大和尚,还有何指教?”

金轮国师合十道:“洪老帮主,治疗需时,一时半刻走不了啊。”

洪七公扫了一眼断胳膊、断腿儿的蒙古武士,点点头,似是赞同,笑道:“行,慢慢治,要帮忙不?”

金轮国师道:“不敢劳您大驾。”

洪七公道:“恩,不错,比你那几个徒孙懂礼貌。”说着打了个哈欠,扭头四处看了看,找了近旁的一棵大树,伸出手指指着道:“老叫花儿吃饱了犯困,先去睡一会儿,随意,随意啊。”说着,将腰间的竹棒拿在手里掂了掂,好似轻描淡写地往外一掷。

金轮国师、达尔巴和众武士看着那根随处可寻的细竹棒儿夹劲带风,一下子入土半截儿,无不骇然,纷纷忌惮洪七公的武功。

洪七公笑道:“哎呀,一下子没控制好力道,见笑了。”哼着莲花落,走到大树旁,身子往树干上一靠,脑袋一歪,发出呼呼鼾声。

金轮国师心道:“我若现在直接带人走岂不是自打脸面,显得我怕你似的?”,心念一动,盘膝在地,对达尔巴道:“继续医治。”阖眼调息。

黄蓉看洪七公与金轮国师对峙,笑道:“靖哥哥,有师父在,这里不用咱们担心了。”

郭靖道:“你身子重,真是辛苦了,咱们今天就住在客栈里,明天再回陆家庄吧。”

黄蓉顺从道:“好,听你的。”

朱子柳举手道:“我也住下。”

黄蓉笑道:“朱师兄放心,一定让你把丹青画完。我看镇上有一家宣纸店,咱们就近儿把东西准备妥当了。”

朱子柳笑道:“黄帮主懂我。”跟在郭靖和黄蓉身后,一起走向镇中。

赵昶打点好一切后,一直在客栈门口翘首等待,一看到欧阳锋、杨过和龙的身影出现在街口,双臂挥舞,很是兴奋的样子,匆匆奔来。

欧阳锋叹道:“我现在是越来越看不懂赵昶了,本来挺稳重个汉子,怎么这样了?你们瞧瞧,三十多的人了,跑起来跟没断奶的孩子似的,还跳,还蹦。”百思不得其解。

杨过笑道:“赵管家是真心效忠您,办事还利索,旁枝末节的小变化就别在乎了吧。这样也挺好,活泼泼多好,咱们看着也开心。”一边应着欧阳锋的话,一边注意着龙。

打从小树林里出来,龙还一个字没说出口过。

杨过眼睛不由地盯上龙的左耳,那里,是自己真正光明正大碰触的地方,想到这儿,赶紧看向前方,紧紧抿着唇,暗道:“不好,那股热气又回来了。”连连吸气,压下心间的悸动,后怕不已,想到自己如果在大街上那般失态,一定丢死人了,故作镇定,抬头挺胸,昂首阔步,打算赶紧到客栈里猫着。

赵昶恭敬道:“庄主、大公子、少庄主。”面带笑容。

欧阳锋道:“恩。”将脖挂金铃的

幼豹塞给赵昶,道:“给你看着吧。”

赵昶果然更加开心,中气十足道:“是。”

欧阳锋抹了一把脸,心道:“这也太丢人了。”一扭脸看到杨过脸色红润,似笑非笑,似愁非愁,心中纳闷:“这是怎么了?”紧接着看向龙。龙的脸色依旧苍白,不染血色,不过,欧阳锋发现,龙今天的冰霜结的比平常薄了一些,寡言如同平日却有些心不在焉,心中更加纳闷,轻轻扯了扯赵昶,指了指一前一后,相差一步的两人。

赵昶看看那个、看看这个,看不懂状况,茫然摇头。

欧阳锋刚才竟顾着问剑法,这时候才发现俩孩子自从出了小树林,两人之间的气氛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妙感,觉得自己和赵昶在场好像不太合适,于是咳了咳嗓子道:“那个,洗澡水都准备好了,你俩赶紧回去收拾、收拾,我跟赵昶买点儿零嘴吃,就不跟你俩一起回去了。”说着,一拽赵昶,窜进了一条不知道通往何处的巷子。

杨过和龙脚步顿了一顿,互相看了一眼,维持着与方才一样的状态接着往前走,一路无话,直到走进客栈,走进房间。

房门关上的刹那,龙微微吐了口气,心中登生为难,正思索着,忽然有人敲门,听声音是杨过。

龙打开门,问道:“过儿,有事?”

杨过挠挠头,不好意思道:“那个,赵昶好像把浴桶全放这屋里了。”指了指龙的身后。

龙扭头一看,果见两个大木桶,水气氤氲,相对而放,桶避紧紧贴着。

杨过当然看得出赵昶是故意安排,想为自己和龙提供单独相处的机会,不过,他担心龙会介意,于是道:“要不我回头再说吧。”眼睛却盯着龙,里头含着某种期待。

龙还没想好如何解释才能让杨过明白今日情动之事,不想与杨过再有过分接触,免得杨过情难自抑,把持不住,就要答应杨过的建议。岂料,龙正要开口,走廊里传来了一阵说笑的女声,更有人喊着,“杨大哥”“龙公子”“师叔”。

杨过侧身入屋,与龙并肩而立。

郭芙、程英、陆无双已来到门前。

龙道:“各位有事?”

郭芙纯粹是为了龙而来,但这些话不能宣之于口,娇羞地站在一旁,看着龙不说话。

程英是为陪着表妹,不好插手人家门派的事情,所以也不说话。

陆无双拿出《五毒秘传》,恭敬道:“师叔,这是李莫愁的《五毒秘传》,里头记载着冰魄银针和赤炼神掌的解毒之法,我收着不安全,想来想去还是交给您最合适。”

龙道:“过儿,拿着吧,回头给你爸爸看。”

杨过道:“是”,接过《五毒秘传》,看着郭芙的眼神慢慢变得狠厉。

龙怕三女察觉,冷冷道:“各位请回吧,我二人要沐浴洁身了。”微微让开,让三人看到里头的浴桶。

三个女子自然是不能在男人门口看人家洗澡的,脸上都是一红,急急走了。

龙重新关上门,冷冷道:“过儿,你太浮躁了,脸上什么都藏不住。”

杨过知道龙在提醒自己掩饰对郭芙的嫉恨免得招来郭靖和黄蓉的注意,顺从道:“我知道了,下次不会了。”拿着《五毒秘传》戳在门口。

龙道:“算了,就留在这儿吧,她们若看到你无缘无故被我赶出了门,或许会多想。”

杨过心有侥幸,暗中搓搓手指,觉得手脚又有些不停使唤,低声道:“那个,我保证不乱看,我闭着眼睛洗。”

龙叹息,看着杨过,缓缓道:“过儿,有些事情如果真的过了界,就再也挽回不了,知道吗?”

杨过心中一动,皱着脸道:“我不能与你亲近吗?可是我想,在树林里的时候,热得难受的时候,只有抱着你我才舒服点儿。龙哥哥,这是不好的事情吗?咱们在古墓的时候也这样的,只是那个时候,恩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不我怎么难受,也不怎么觉得热呢?”顿了顿,躲过龙的目光,用更低的声音,支支吾吾道:“花丛那晚,我闻了花香,脑子晕晕的,才想亲近你,可没觉得很热,跟今天的感觉不太一样。”想到这儿,杨过突然有了底气,看着龙问道:“是啊,龙哥哥,为什么不一样?那天晚上我要是不闻花香是不是就不会冒犯你啦。我不明白,你明白吗?教我吧,只要你教了我,我就懂啦,我就知道该注意什么,就不会再惹你气恼吐血了。”抓着龙的袖子,请求道:“龙哥哥,你教我吧,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不能亲近你,不能抱着你,明明咱们以前一直是这样的,咱们同吃同睡,为什么突然就不行了?外头的人确实不让男人跟男人在一起,可我又不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我只喜欢你,为什么亲近就不行呢?我以前把你只当师父的时候,不也经常和你搂搂抱抱吗?咱们练功的时候也是光着身子的,为什么现在不行了?我不懂。”正慌乱着,突然灵光一闪,激动道:“我知道了,是不是因为发热,只要我不随随便便发热,我就可以亲近你了是不是?”转念又觉得不对,疑惑道:“可是咱们练《玉女心经》的时候也全身发热、大汗淋漓啊,哎呀,到底是为什么?龙哥哥,你告诉我吧。”心中一凛,颤声道:“还是说我喜欢你才是最大的错,因为我喜欢你,你不喜欢我,所以你讨厌我了,不让我亲近了。”心头像是被泼了一盆水一样,拔凉、拔凉的,垂头丧气了。

少年情真却也懵懂得很。

杨过青涩,感情纯粹,初堕情网,一直得不到龙的回应,不免患得患失。

活死人墓的冰冷生活,古墓派的阴寒武功还有那寒气彻骨的寒玉床让杨过本该情/欲悸动的年纪寂然无声,平静无波。直到今日,杨过因为与龙同施剑法,受到剑意中浓情蜜意牵引,才令身体中蛰伏已久的**升腾起来。这突如其来的情动,好似汹涌的波涛一般席卷杨过的身心,是那么

的热烈、那么的凶猛,怎能不让杨过茫然、惊惧、慌乱、手足无措呢!

第一时间更新《魔法真主》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转生白泽

长夜朦胧

求格鲁的崛起百度云

江南花爷

疯狂原始人经典台词英文20句

佩璟之

天恕

万世机甲

心烦意乱图片带字大全

征途鹤

誓不被废

忘羡的兔子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